吞林

.

就像用旧了的枪套一样,他清楚地知道皮面锃亮,薄厚匀称的枪套多像个艺术品,是饭后的甜点,是装着刀叉的精致绒袋。
所以他换了一个,很简单。
旧的没有扔掉,放在一旁,它承载着太多的记忆,只是不会再用罢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