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林

.

是Can当着Le的面亲了Tin之后掉头就跑那段,看的时候觉得画面感好强——但画出来和想象差太多…水平有限🙏
也许还会改改,也许就懒得动了(…)

斑类真实事例集

斑类真实案例集——以及一些小知识,觉得有趣就做着玩了。
本来想把案例整理成知识,但有些个例确实是没办法做公理来讲吧,所以就像现在这样混杂在一起,有一些个人的分析和猜测。


——关于先祖回神

(1)纪夫是由于交通事故徘徊在死亡边缘,甚至已经到了阴间之河,不愿意就这么死掉的他跳进了河里,却在这时看到了已经去世的爷爷抱着猫咪朝他比V的手势。判断为爷爷是族谱中同猿人结合的猫又斑类,纪夫醒来后就成了先祖回神。
(2)纪夫的魂现是最高级的“普雷米亚”,稀有种,样貌为同时具备有猫和猴特征的动物。
(3)“只要你认真起来,没人能赢过先祖回神”,这是米国对纪夫说的,卷尾试图利用人鱼能力搞坏纪夫脑子的时候就被猛地弹开了,纪夫毫发无伤,卷尾出现那种被排斥的反应(头晕呕吐等)。
(4)先祖回神能生出拥有人类生殖能力的斑目,在斑类世界里可以说是非常稀有而且很容易被坏人抓去利用的存在了。
(5)发现先祖回神有义务马上跟GJ机关上报。有一天周围的人突然变成动物,一般情况下会错乱或者发狂,如果周围只有无法理解的猿人,一定会被误认为有精神病,被送进医院。在变成那种情况之前,原本是猿人的先祖回神需要接受斑类的教育,直到能适应斑类社会为止。
如果长时间无法控制“魂现”的话就会被GJ机关绑架,基本操作如下:先祖回神的家人都是猿人,如果要接受保护就需要一个借口,比如精神错乱引发暴力行为等,虽然是比一辈子住在精神病院要好……总之随便找个理由,跟周围的人隔离,然后在一定期间内被拘留,接受集中教育。——以上是来自斑目米国的介绍。
至于为什么纪夫没有被送去保护,是斑目家给组织施加了压力,也因此斑目家必须要负起责任教育他。每年还有两次社会适应能力考试,考不好的话会被强制送入设施中。
小白的情况也差不多,虽然不是先祖回神却基本没有斑类常识。


——关于怀虫(及其他怀孕方式

(1)熊樫学长使用的怀虫是这样的:把幼虫放在某棒状用具前端,放进去六个小时。这段时间内不能上厕所,在种怀虫之前也需要清洗。当虫寄生在黏膜后会帮身体的主人做一个假肚子。
(2)岛使用的是前端装有怀虫卵的保险套。(话说既然是保险套,为什么要在前面装怀虫……发明这个东西的人是何居心啊!而且怎么操作的也很谜……就算虫子着床成功,不也保险着吗……?难道保险是假的,其实让怀虫着床再加上给儿子直接的通道才是这个东西的真实面目吗。
(3)大将给岛用的是着床率很高的活怀虫,感觉和学长用的不是一种,不但着床率很高,还能在本人不发觉的情况下偷偷使用。
(4)若叶用的是“拟似子宫形成药”,药分为三种,需要同时使用。内服药(药丸)、像创可贴一样的药布、药膏。创可贴纵向贴在下面中间的位置,可以形成入口,药膏涂在直肠,尤其是那附近。日本起初并不认同这种东西,在玩得比较过火的年轻人中很盛行,其他地区就不清楚了。


——关于斑类名词以及重中轻种的能力

(1)斑类指的是人的祖先从猴子进化成人类的过程中,DNA里面还残留着大量猿猴以外的哺乳类、爬虫类特征的人类。这些人继承了各种动物的特征:动物的基因显露在斑纹中,所以称之为斑类。每个人拥有的动物魂被称为“魂元”,一般被称为“魂现”的情况居多,魂元被释放出来,动物的形态表现于身体外侧,就是“魂现”,人的肉体被称为“现身”。
(2)同性混血儿,指两男或者两女的情侣所剩下的斑类。一般而言并不容易生下这种孩子,也比较难养育。
(2)斑类有斑类自己的频道,有些东西猿人是看不到的。比如纪夫差点被国政袭击之后的早晨,他看到的斑类电视节目在妈妈眼中只是雪花而已。
(3)熊樫学长是亚洲黑熊(月之轮熊),中间种,他将装有自己指甲的护身符送给纪夫后很有效地起到了保护的作用。
(4)熊樫学长(中间种)的护身符对国政(重种)没有任何作用。
(5)国政在纪夫身上留下的味道持续了一周左右,一直没有人找纪夫麻烦。重种的味道对中轻种来说是一种威慑,对同为重种的斑类来说可能类似Alpha之间的相斥吧。同时应该也有宣誓主权的意味。
(6)国政给纪夫施加过“障眼法”,为了避免自己中意的雌性看上了别的雄性或和别的雄性做爱。使用斑类特有的能麻痹对方视神经的荷尔蒙将其蒙蔽,让他看不见其它的雄性。但后来国政说“除了掩饰法不会别的”,推测这个“障眼法”同时还有掩饰的作用,麻痹视神经让自己的伴侣在看不见其他斑类的同时也不会被其他斑类看到。重种特别擅长。
(7)国政的味道对纪夫有吸引力,其他重种却没有,大概是类似ABO设定中的“命运之番”,但对象却不限于一个,对斑类而言一见钟情很普遍,能在一瞬间闻出适合自己的对象,这全是本能。同样的例子还有米国经过了初中的事件之后总是不经意对犬神人一见钟情。
(8)大将是重种和中间种的孩子,半重种,重种率有50%以上,在日本被直接视为重种。栋蛇和赤股也是半重种吧,整体家庭环境的话不像斑目家或者马克贝尔家那么贵族,类似小贵族的感觉。
(9)轻种的老师去贵族学校教书会被加上“局外中立”的锁,而金森身上的是“武装束缚”,当有像栋蛇一样的学生恶作剧找他麻烦时,就会让对方感到不舒服,这个不是政府给的,是重种下给他的。
(10)身材高大与否是随着重中轻种递减的,重种天生高大,轻种身材就比较小。这个也会受到具体是哪种斑类的影响,比如熊的身材就很高大,猫又会小一些的感觉。像是约书亚明明还比熊樫学长小一两岁,却比他个头要高一点。
(11)荷尔蒙应该分很多种吧,就是野生动物那一套(猿人发言),有友好的,引诱的等等。大将:“第一次见到有人不会屈服于我的阶级荷尔蒙。”他浑身散发着“大家爱上我吧”,“支配者的气息”。(话说他总这么做诶,用阶级荷尔蒙去诱惑别人什么的,尤其渡嘉敷两个还是初见。
(12)变魂:控制魂现,伪装成其他斑类,也称为“成魂”,稀少种的斑类常遭到绑架,因此这也是必须学习的项目。
(13)冻结:是只限重种的能力,把对方的现身固定住,关住魂现,让别人永远不会发现。这个状态跟斑类把灵魂(魂现)隐藏在肉体中的状态非常相似。英国会这种能力,斑目家这一辈的其他人不会。用在学习如何收起魂现的话就是先固定住,然后由一个人来释放引诱荷尔蒙,虽然很痛苦,但是那种感觉很类似斑类将魂现藏起时的感觉,只要用身体记住这种忍耐的感觉慢慢地就能学会了。
(14)变魂的人瞳孔颜色会改变?若叶的眼睛大多数情况下是黑色的,偶尔会变成浅色。赛斯也是,大多数时候是黑色,偶尔会透出深处琥珀色的光。黑色大概是他们伪装成犬神人和蛇目时的样子吧,松懈了的时候就会露出原本的颜色。
(15)赛斯在若叶头上一点然后“使用了重种的力量,对他的脑袋乱来”,若叶就流鼻血,然后失神整一星期。卷尾对夏莲也做过同样的事。
(16)赛斯说能看到若叶肚子里的另一个魂元,虽然看不清具体的形态。不知是不是所有重种都能这样。
(17)翼主应该很强大的,虽然被人说是脆弱的遗留种,应该是指繁殖能力。赛斯一直试图让翼主血统延续下去,却不管和谁都只能生出蛇目的小孩来,应该是翼主能力比较强但是繁殖力却弱于蛇目的原因。
(18)大将德语对岛告白,岛听不懂,但国政和米国可以听懂,作者注释是“他们是重种所以听得明白”……不懂是语言天赋比较强还是世界语言在重种这就共通了……之前国政的个人介绍页上有写国政在使用的语言,没有德语,也许是后来学的吧……。
(19)纪夫刚进入斑类世界的时候因为对自己魂现的控制力非常差,身边的人看起来都变成了动物,同时别人看他的时候魂现也十分明显。
(20)纪夫面对国政有过一次发情的现象,应该是因为闻到国政的味道(一见钟情,阶级荷尔蒙)再加上二人心意相通,失去理性,最后魂现失神。


——关于各种斑类的特征

(1)这里似乎设定为斑类的种类和国籍也有关系,比如国政是混血,魂现是美洲豹,被熊樫说成是外来种。熊樫的魂现是亚洲黑熊,亚种有日本黑熊,符合“日本第一的熊樫家”说法,所以估计熊樫就是日本黑熊了。熊樫爸爸是棕熊,妈妈是日本黑熊,一直秉持着血统纯正之类的……但是快要断了后代才找到的约书亚,美洲灰熊,祖母说过“跟外来种混血不尽完美”也是说明了国籍和动物分布地之间的联系在这个世界观中也有一定存在感。
(2)纪夫(猫又/猿人)怕水,但是国政(猫又/蛇)不怕水。猫又会怕水,像纪夫这种就很怕大量的水,国政是猫又和蛇的混血所以没事。米国双亲都是水生,其中父亲是蛟,所以很擅长游泳。王将是蛇目,是游泳部的。
(3)双亲都是水生动物的斑类常常出现会自律神经很差的小孩,体温偏低,没法很好调控。米国双亲是蛟类和蛇类,他就需要常备体温计,对自己的体温时刻掌控才行。冬天一定要开暖气,夏天不开冷气,真的很热的时候只开除湿,而且温度设定在30度,最讨厌的是温差很大的换季时分,最痛苦的是寒冷的梅雨。教室空调坏掉,吹着冷空调睡着,阴雨天气,在泳池里游太久等情况下都会让体温会下降,体温下降到33度的时候会几乎陷入昏迷,30度人就会死掉。要想办法温暖他,让他的体温上升才行。(感觉也有点类似冬眠?
(4)纪夫(猫又)很喜欢被挠下颌。
(5)藤原(白狼)是在日本犬神人最后的重种,他有提到过狼的小孩一个人生活真的很危险,应该除了稀有之外还有狼是群居动物吧。
(6)小白的催眠还没解开时他就有了自己体温偏高的自觉,犬神人普遍体温较高。
(7)猫鼬的渡嘉敷家族和蛇目的青铜家是死对头,因为是天敌嘛。也有说猫鼬不怕毒蛇的蛇眼,也就是说猫鼬对毒蛇的阶级荷尔蒙有抵抗性,虽然只是迷信。
(8)大将是猎犬和毒蛇的后代,个头高大,长相忠厚,是不是还有狗狗眼?但是手段毒辣,性格危险,可以说是忠犬和毒占欲的完美结合了,还有不抓到猎物誓不罢休的劲头。也就是说不光是习性上会有一些动物的影子,性格上也会有一些。
(9)蛇目最敏感的地方是舌头,大将说的。
(10)国政在抽的烟是尼古丁1ml,木天蓼10ml的LARK(猫又专用)。
(11)在重种的面前,轻种的理性会变得十分不堪一击。类似被发情。
(12)蛇类早上很难起床,赤股和栋蛇有提到这个。
(13)栋蛇:“蛇是很执着的,您不知道吗?”
(14)熊樫会爱吃海鲜。
(15)志信说过猫又很自我中心,这是他长期积累的经验吧。
(16)赛斯是最后的翼主,在日本被称为天狗,在法国被称为天使,虽然一边翅膀畸形,但是会飞。
(17)灰头的魂现是水果蝙蝠,会飞。赛斯说他是赤种,大概是指已经被判断为灭绝的斑类?没有详细提及。也有说他是稀有种……。(困惑,难道是翻译问题,同一本里出现不同的翻译不太现实吧……


——关于人鱼(先说一下写人鱼部分真的很杀脑细胞,看之前做好心理准备,写到中段就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1)人鱼不像一般的斑类或者人猿拥有“现身”,也就是所谓的“肉体”。他们的“魂元”也一直保持着“魂现”的状态。只有混到一般斑类的血统,意识觉醒时,才有可能转变成为人型。
(2)V·B是狮子和人鱼的混血。(鱼尾狮嗯嗯……
(3)猿人看不到人鱼,在V·B的领域里只要想切换频道一样稍微调整一下,就能看到完全不同的场景,也就能看到V·B了。这应该是人鱼才能轻松做到的事吧?志信有人鱼血统所以能这样做。
(4)一般的东西也伤不了人鱼,志信用的是斑目家的宝刀,斑目家是“神家”,刀的来头没有具体表明过……卷尾后期有拿过这把刀。这把刀似乎能把人催眠,推测也许是作为人鱼能力间接作用在猿人身上的一种媒介?这个时候只要提问就行,被催眠的人在心里想着答案就会显现出来。刀指着老夫妇的时候身边就会升起一点类似影像的东西,卷尾似乎能看到,志信能看到刀刃上反射出来的景象。
(5)V·B的魂元非常庞大,他起初驻扎在城堡里,用城堡作为肉身。V·B欠缺秩序,塑造肉身需要规律。身边的人都对他敬而远之,没人知道他的真面目也就没人能引导他塑造出相对应的样貌。经过训练后就可以将他过于庞大的“意识”压缩到“器皿”里,现在的他不自由,有了肉体之后才可以正常活动。不过他的精神意识过于庞大,不可能原封不动塞进人形里,所以要“辨识”、“分离”、从中取舍,就像旅行一样,把有用的东西装箱带走,其他的舍弃掉。平时出现的V·B应该是他制作出来的方便交流的形象,可以随时化成水再在城堡内的另一个地方出现。
(6)V·B欠缺秩序,塑造肉身需要规律。身边的人都对他敬而远之,没人知道他的真面目也就没人能引导他塑造出相对应的样貌。经过训练后就可以将他过于庞大的“意识”压缩到“器皿”里,现在的他不自由,有了肉体之后才可以正常活动。
(7)V·B在触碰志信的时候会感到掌心仿佛有微弱的电流流通,就像真的长出了双手一样,应该是他第一次摸到普通人类的感觉吧。国光,卡南利诺和卷尾的人鱼血应该都蛮强大的,志信一直被说是失败品,应该是在能力或者魂元上有些差别,也比那三个人更接近普通班类。
(8)接上条:人鱼拥抱斑类会有种真正拥有了身体的感觉,像被微弱电流舔舐全身一样(也可能只是V·B不适应而已)。斑类拥抱人鱼会有全身像被热水包裹的感觉。
(9)V·B的魂现是鳞片组成的狮子。
(10)V·B会在城堡里做出一大堆鱼的形象,然后自己和自己对话,小鱼们也说过不想被抛弃在城堡里,应该是他自身的一部分。
(11)只要有水,人鱼就几乎无所不能。比如透过水瓶里的水窥视房间里发生的事,这样。甚至眼睛里的水也算在内吧。人鱼可以用水把想象的物品具象化,V·B具象化的自己是一个很巨大的图书库,瞬间用水表达出来了……这就是人鱼的能力。他还可以通过练习还有舍弃等等的方法把这些书本压缩,让形象渐渐缩小。
(12)还会一些类似读心术的东西……能听见人身上发出的小小的声音,是因为脑袋里有液体吗(……)或者,人鱼就是强。
(13)人鱼的眼睛,比较特殊,看卷尾的就能看出来了,有点杂乱,黑黑的,深不见底的感觉。志信描述人鱼的眼睛仿佛可以看透一切。
(14)卡南利诺为志信准备的饭菜有着“美妙的音色”,而卡南利诺说自己有“音痴”的情况,说明“音色”这种东西在人鱼之间是很普通的吧,卡南利诺已经是“音痴”的话其他人鱼在这方面的能力可能会更好。志信能感觉到饭菜中含着的情绪之类,大概也是人鱼能力。
(15)V·B作为新手人鱼完全不是卡南利诺的对手,V·B在酒店天花板上开了个洞,(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天花板上应该没有水啊|||,可能是人鱼固有能力(...),应该是想要看那边,被卡南利诺一挥手就给打了回去。
(16)志信用宝刀杀了V·B然后自杀,被卷尾“复活”。因为血液是液体?但是V·B说志信没有杀死他,此处存疑。
(17)V·B和志信后来天天精神交流,甚至可以做些这样那样的事,志信有能力拒绝V·B的连线。
(18)我已经放弃思考了,不好意思,人鱼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关于斑类的贞操观念

(1)斑目家的家庭构成,光这一个就足以说明斑类的贞操观念几乎是等于没有(玩笑话)。很多轻种也可以好好找到自己喜欢的人幸福平静地度过一生,但这在重种大家族里应该是不存在的。
(2)有繁殖业。斑目家就是做这个的,卷尾在经营着,表面上是繁殖咨询协会的会长,实际上是那方面的交易。另外约书亚也是通过这个机会来到了日本,国政说他是“来下种的”,虽然联姻的成分更多一些,但可以说明这种事在斑类界还挺常见的。熊樫家的对话中还有提到一些类似买雄性和买雌性在价格上的区别,雄性的价格是雌性的五分之一。
(3)重种脚踏多条船的现象很普遍,不过这种似乎在欧美洲更严重一些?具熊樫学长说日本很少有这种人,也就是说相对保守的国家这种现象并没有很普遍。国政的情况大概一是混血,二是卷尾灌输给他的扭曲观念吧。
(4)赛斯的国籍是——,在他的国家三妻四妾是被允许的,不过必须有正妻的同意才可以纳妾。插句无关的,那边女人不可以对男人无礼,更详细点说是雌性不可以对雄性无礼吧。
(5)不过在班类之间近亲好像也是不可以的。
(6)卷尾和夏莲私奔,于是想把国政卖给斑目家做继承人,还强迫国政,给他找了一堆大小姐要她每个都去伺候一回。家族观念很强。


——关于家族

(1)故事内提到的,已知的家族。
蛇目:斑目(重种);锦织(重种);赤股(半重种);栋蛇(半重种);青铜(半重种)。
熊樫:熊樫(中间种,不过是日本内血统最纯的熊樫);马克贝尔(重种,美国)。
猫又:渡嘉敷(轻种)。
犬神人:犬饲(中间种)。
PS:①斑目家应该是有人鱼血统的,从志信往上都能使用人鱼能力。
       ②小白的父母都是狼,推测是曾经狼的重种家族?
       ③马库西米利安·席莫是蛟的重种,又有皇室血统,推测席莫是皇家蛟目重种家族?
       ④V·B是王子吗,他家也是一样吧,人鱼贵族的感觉。
       ⑤赛斯家的姓没提到过,虽然赛斯是翼主,但他家下面都是毒蛇,也算是蛇目家族吧。
(2)【彻底放弃思考了,有机会再整理吧】


————————————————————
最开始试图在一晚上整理出来,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天真了。
差不多四、五个晚上才整理出来这些……是1-7单行本的内容,后面的有机会再整理吧。
1-7包含国政和纪夫,米国和小白,约书亚和照彦,大将和岛,卷尾和夏莲,大卫和马库西米利安,赛斯和若叶,V·B和志信。
也是斑类世界观从基础到核心逐渐趋于完善的过程吧,人鱼好复杂!
从国政成年开始应该会接触到更多深层次的东西,联姻之类的。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栋蛇和赤股,是最开始回顾漫画的时候看到了就顺手写了。
而我已经放弃思考。


就像用旧了的枪套一样,他清楚地知道皮面锃亮,薄厚匀称的枪套多像个艺术品,是饭后的甜点,是装着刀叉的精致绒袋。
所以他换了一个,很简单。
旧的没有扔掉,放在一旁,它承载着太多的记忆,只是不会再用罢了。

之前发的竟然有地址(…)重发把新画的加进去了
啊!他们太好了!!又刷一遍mc,下次画ヒジキ(梦想)